402com:季氏第十八,阳货篇第十九

  话说薛宝钗听秋纹说花大姑娘不佳,飞快进去瞧看,巧姐儿同平儿也坐飞机。走到花大姑娘炕前,只看到花大姑娘心痛难禁,有时气厥。薛宝钗等用热水灌了还原,依旧扶他睡下,一面传请大夫。巧姐儿因问宝姑娘道:“花大姑娘二嫂怎么病到这些样儿?”宝丫头道:“大前儿上午哭伤了心了,不时发晕栽倒了。太太叫人扶他归来,他就睡倒了。因外头有事,未有请先生瞧他,所以致此。”说着,大夫来了,宝姑娘等略避。大夫看了脉,说是急怒所致,开了药方去了。

402com:季氏第十八,阳货篇第十九。   季氏将伐颛臾。冉有、季路见于尼父曰:“季氏将有事于颛臾。” 孔仲尼曰:“求,无乃尔是过与?夫颛臾,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,且在邦域之 中矣,是国家之臣也。何以伐为?” 冉有曰:“夫子欲之,吾二臣者皆不欲也。” 孔仲尼曰:“求,周任有言曰:‘陈力就列,不能够者止。’危而不持,颠而不 扶,则将焉用彼相矣?且尔言过矣,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是什么人之过与?” 冉有曰:“今夫颛臾,固而近于费,今不取,后世必为子孙忧。” 孔圣人曰:“求,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。丘也闻有国有家者,不患寡 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盖均无贫,和无寡,安无倾。夫如是,故远人不 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,则修文德以来之;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由与求也,相夫子,远人不泰山压顶不弯腰,而不可能来也;邦自相鱼肉,而不可能守也;而谋动干戈于邦内。吾恐季孙之忧,不在颛 臾,而在照壁之内也。” 尼父曰:“天下有道,则礼乐征讨自君主出;天下无道,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。自诸侯出,盖十世希不失矣;高慢夫出,五世希不失矣;陪臣执国命,三世 希不失矣。天下有道,则政不在大夫;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。” 尼父曰:“禄之去公室五世矣,政逮于医务人士四世矣,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。” 孔丘曰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 善柔,有便佞,损矣。” 孔仲尼曰:“益者三乐,损者三乐。乐节礼乐,乐道人之善,乐多贤友,益矣。
  乐骄乐,乐佚游,乐宴乐,损矣。” 万世师表曰:“侍于君子有三愆:言未及之来讲谓之躁,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, 未见颜色来说谓之瞽。” 孔仲尼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 刚,戒之在无动于衷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。” 孔丘曰:“君子有三畏:畏天命,畏大人,畏巨人之言。小人不知天命而不 畏也,狎大人,侮受人尊敬的人之言。” 万世师表曰:“不学而能者上也,学而知之者次也;困而学之,又其次也;困而 不学,民斯为下矣。” 尼父曰:“君子有九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,言思忠,事思 敬,疑思问,忿思难,见得思义。” 孔圣人曰:“见善如不如,见不善如探汤。吾见其人矣。吾闻其语矣。隐居以 求其志,行义以达其道。吾闻其语矣,未见其人也。” 姜商人有马千驷,死之日,民无德而称焉。伯夷、叔齐饿于夏正以下,民到 现今称之。其斯之谓与? 陈子禽问于伯鱼曰:“子亦有异闻乎?”对曰:“未也。尝独立,鲤趋而过 庭,曰:‘学《诗》乎?’对曰:‘未也。’‘不学《诗》,无以言。’鲤退 而学《诗》。他日又单独,鲤趋而过庭,曰:‘学《礼》乎?’对曰:‘未也。’ ‘不学《礼》,无以立。’鲤退而学《礼》。闻斯二者。”陈子禽退而喜曰: “问一得三,闻《诗》,闻《礼》,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。” 邦君之妻,君称之曰爱妻,妻子自称曰小童;邦人称之曰君爱妻,称诸异 邦曰寡小君;异邦人称之亦曰君爱妻。

  话说宝玉才祭完了晴雯,只听花阴中有个人声,倒吓了黄金时代跳。细看不是外人,却是黛玉,满面含笑,口内说道:“好新奇的祭文!可与《曹娥碑》并传了。”宝玉听了,不觉红了脸,笑答道:“小编想着世上这么些祭文,都过度熟烂了,所以改个新样。原可是是本身时代的玩意儿,何人知被您听到了。有何大使不得的,何不改削改削?”黛玉道:“原稿在这里边?倒要细细的探视。大书特书,不知说的是何等。只听到中间两句,什么‘红绡帐里,公子情深;黄土陇中,女儿命薄’,这生机勃勃联意思却好。只是‘红绡帐里’未免俗滥些。放着现存的真事,为啥不用?”宝玉忙问:“什么现存的真事?”黛玉笑道:“我们最近都系霞彩纱糊的窗槅,何不说‘茜纱窗下,公子多情’呢?”宝玉听了,不禁跌脚笑道:“好极,好极!到底是你想得出,说得出。可以见到天下古今现存的好景好事尽多,只是大家愚人想不出去而已。但只后生可畏件:即使这一改新妙之极,却是你在这里边住着还足以,小编实不敢当。”说着,又连说“不敢”。

   孔夫子谓季氏,“八佾舞于庭,是可忍也,忍无可忍也?” 三家者,以《雍》彻。子曰:“‘相维辟公,国君穆穆’,奚取于三家之堂?” 子曰: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 林放问礼之本。子曰:“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 子曰:“夷狄之有君,比不上诸夏之亡也。” 季氏旅于恒山。子谓冉有曰:“女弗能救与?”对曰:“不能够。”子曰: “呜呼!曾谓峨衡水不及林放乎?” 子曰:“君子无所争,必也射乎!揖让而升,下而饮。其争也君子。” 子夏问曰:“‘嫣可是笑,美目盼兮,素认为绚兮。’何谓也?”子曰: “绘事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起予者商也,始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” 子曰:“夏礼,吾能言之,杞不足征也;殷礼,吾能言之,宋不足征也。文 献不足故也。足,则吾能征之矣。” 子曰:“禘自既灌而往者,吾不欲观之矣。” 或问禘之说。子曰:“不知也。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,其如示诸斯乎!”指 其掌。
   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子曰:“吾不与祭,如不祭。” 王孙贾问曰:“与其媚于奥,宁媚于灶,何谓也?”子曰:“不然!获罪于 天,无所祷也。” 子曰:“周监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从周。” 子入中岳庙,每事问。或曰:“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?入北岳庙,每事问。”子 闻之,曰:“是礼也。” 子曰:“射不主皮,为力区别科,古之道也。”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。子曰:“赐也!尔爱其羊,作者爱其礼。” 子曰:“事君尽礼,人感觉谄也。” 定公问:“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”孔丘对曰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 以忠。” 子曰:“《关雎》,乐而不荒,哀感顽艳。” 哀公问社于宰作者。宰笔者对曰: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。”曰: “使民战栗。”子闻之曰:“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究。” 子曰:“管敬仲之器小哉!” 或曰:“管敬仲俭乎?”曰:“管氏有三归,官事不摄,焉得俭?”“可是管仲知礼乎?”曰:“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。邦君为两君之好,有反坫,管 氏亦有反坫。管氏而知礼,孰不知礼?” 子语鲁大师乐,曰:“乐其能够也:始作,翕如也;从之,纯如也,皦如也, 绎如也,以成。” 仪封人请见,曰:“君子之至于斯也,吾未尝不得见也。”从者见之。出曰: “二三子何患于丧乎?天下之无道也久矣,天将以文化人为木铎。” 子谓《韶》:“尽美矣,又尽善也。”谓《武》:“尽美矣,未尽善也。” 子曰:“居上不宽,为礼不敬,临丧不哀,吾何以观之哉?”

  【本篇引语】

  原本花珍珠歪曲听见说宝玉若不回来,便要打发屋里的人都出去,生机勃勃急尤其不佳了。到医务职员瞧后,秋纹给她煎药,他分别一个人躺着,神魂未定。好象宝玉在他前头,恍惚又象是见个和尚,手里拿着一本小册子揭着看,还说道:“你不是自家的人,日后本来有人家儿的。”花珍珠似要和他说道,秋纹走来说:“药好了,妹妹吃罢。”花珍珠睁眼大器晚成瞧,知是个梦,也不告诉人。吃了药,便自个儿细细的想:“宝玉必是跟了和尚去。上回他要拿玉出去,就是要脱身的榜样。被自个儿揪住,看她竟不象往常,把自家混推混搡的,一点旧情都不曾。后来待二岳母更生恨恶,在别的姊妹面前,也是从未一点爱情:那就是悟道的标准。但是你悟了道,抛了二岳母怎么好?笔者是太太派小编服待你,虽是月钱照着那样的分例,其实小编到底未有在曾祖父太太前边回明,尽管了你的屋里人。如若老爷太太打发小编出去,笔者若信守着,又叫人作弄;如若本身出来,心想宝玉待小编的情谊,实在可怜。”搜索枯肠,非常难处。想到刚刚的梦,“说笔者是旁人的人,那倒比不上死了干净。”岂知吃药未来,心疼减了广大,也难躺着,只可以勉强支撑。过了几日,起来泰山压顶不弯腰侍宝丫头。宝姑娘思量宝玉,暗中垂泪,自叹命苦。又知他老母筹算给表哥赎罪,很费张罗,必须要帮着谋算。临时不表。

  黛玉笑道:“何妨?笔者的窗就可以为您之窗,何须如此分晰,也太生分了。古时候的人异姓陌路,尚然‘富可敌国,敝之无憾’,并且大家?”宝玉笑道:“论交道,不在‘腰缠十万’,即黄金白璧亦不当计较锱铢。倒是那唐突深闺上头,却相对使不得的。近年来本人干脆将‘公子’‘女儿’改去,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。并且素日您又待她什么厚,所以宁可弃了那意气风发篇文,万不可弃那‘茜纱’新句。莫若改作‘茜纱窗下,小姐多情;黄土陇中,丫鬟薄命’。如此一改,虽与自己不涉,我也惬怀。”黛玉笑道:“他又不是自己的闺女,何用此话?何况‘小姐’‘丫鬟’,亦不华贵。等得紫鹃死了,作者再那样说,还不算迟吧。”宝玉听了笑道:“那是何必,又咒他。”黛玉笑道:“是您要咒的,并非作者说的。”宝玉说:“笔者又有了,这一改恰就稳当了:莫若说‘茜纱窗下,小编本无缘;黄土陇中,卿何薄命!’”

  本篇共26章。此中盛名的句子有:“性周边也,习相远也”;“唯上知与下愚不移”;“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,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”;“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”。那风姿浪漫篇中,介绍了孔圣人的道德教育思想,孔仲尼对仁的愈发分解,还应该有关于为家长守丧四年难点,也聊到恭恭君子与小人的区分等等。

  且说贾存周扶贾母棺椁,贾蓉送了蓉大外婆、凤辣子、鸳鸯的棺椁到了明州,先安了葬。贾蓉自送黛玉的灵,也去下葬。贾存周照望坟墓的事。八日,接到家书,豆蔻梢头行风姿罗曼蒂克行的见到宝玉贾兰得中,心里自然喜欢;后来见到宝玉失散,复又苦于。只得赶紧回来。在道儿上又闻得有恩赦的诏书,又接着家书,果然赦罪复职,更是爱不忍释,便日夜趱行。

  黛玉听了,忽然变色。虽有Infiniti质疑,外面却不肯暴光,反快速含笑点头称妙,说:“果然改得好。再不必乱改了,快去干正经事罢。刚才爱妻打发人叫你,表明儿黄金时代早过大舅母这边去啊。你三小妹原来就有住家求准了,所以叫你们过去吗。”宝玉忙道:“何须如此忙?笔者身上也十分小好,明儿还不至于能去吧。”黛玉道:“又来了。笔者劝你把性情改改罢。一年大,二年小,……”一面说话一面脑仁疼起来。宝玉忙道:“这里风冷,大家只顾站着,凉着呢可不是玩的,快回去罢。”黛玉道:“作者也家去小憩了,明儿后会有期罢。”说着,便自取路去了。宝玉只得闷闷的转步,忽想起黛玉无人随伴,忙命小丫头子跟送回去。自己到了怡红院中,果有王妻子打发嬷嬷们来,吩咐她前日风流洒脱早过贾赦那边来,与刚刚黛玉之言相对。

  【原文】

  15日,行到毘陵地点,那天乍寒,下雪,泊在一个寂静去处,贾存周打发大伙儿上岸投帖辞谢朋友,总说立刻开船,都不敢劳动。船上只留一个小厮伺候,本身在船中写家书,先要打发人起早到家。写到宝玉的事,便停笔。抬头忽见船首上微微的雪影里面壹个人,光着头,赤着脚,身上披着大器晚成领大红毛红毛猩猩毡的半篷,向贾政倒身下拜,贾存周尚认清,神速出船,欲待扶住问她是何人。那人已拜了四拜,站起来打了个问讯。贾存周才要还揖,迎面风度翩翩看,不是外人,却是宝玉。贾政大吃一惊,忙问道:“然则宝玉么?”拿人只不言语,似喜似悲。

  原本贾赦已将迎春许与孙家了。那孙家乃是黄石府人氏,祖上系军人出身,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,算来亦系至交。近期孙家唯有一位在京,现袭指挥之职。此人名唤孙绍祖,生得姿色魁梧,体魄强健,弓马熟识,应酬权变,年纪未满八十,且又家资饶富,以往兵部候缺题升。因未有娶妻,贾赦见是世交子侄,且人品家当都匹同盟,遂择为东床娇婿。亦曾回明贾母,贾母心中却矮小愿意,但想孩子之事,自有天意,况兼他亲父主张,何苦出头多事?由此只说“知道了”三字,馀相当的少及。贾存周又深恶孙家,虽是世交,可是是她外公当日希慕宁荣之势,有不能够了结之事挽拜在门下的,实际不是诗礼名族之裔。由此,他倒劝谏过三回,无助贾赦不听,也只可以罢了。宝玉却并没有会过那孙绍祖一面包车型地铁,次日只得过去,聊以塞责。只听到那娶亲的光景吗近,不过二〇一四年将在出嫁的,又见邢妻子等回了贾母,将迎春接出大观园去,特别扫兴。反复痴脊椎结核呆的,不知作何消遣。又传闻要陪多少个丫头过去,更又跌足道:“从以往那世上又少了多个清净人了!”因而每天到紫贾迎春黄金年代带地点徘徊瞻顾。见其轩窗寂寞,屏帐翛然,可是唯有多少个该班上夜的老妇。再看这岸上的蓼花苇叶,也都觉摇摇落落,似有追忆故人之态,迥非素常逞妍漫不经心色可比。所以冷俊不禁,乃信口吟成大器晚成歌曰:

  17.1 阳货(1)欲见尼父,孔圣人不见,归孔夫子豚(2)。尼父时其亡(3)也,而往拜之,遇诸涂(4)。谓孔夫子曰:“来!予与尔言。”曰:“怀其宝而迷其邦(5),可谓仁乎?”曰:“不可。”“好从事而亟(6)失时,可谓和讯?”曰:“不可。”“日月逝矣,岁不我与(7)。”孔丘曰:“诺,吾将仕矣。”

  贾存周又问道:“你大器晚成旦宝玉,如何那样打扮,跑到此地来?”宝玉未及回言,只见到船艏上来了两个人,风流罗曼蒂克僧大器晚成道,夹住宝玉道:“俗缘实现,还伤心走。”说着,四人飘然登岸而去。贾存周不管不顾地滑,疾忙来赶,见这么些人在前,这里比得上?只听得他们三人口中不知是老大作歌曰:

  池塘生机勃勃夜秋风冷,吹散水芸红玉影。蓼花菱叶不胜悲,重露繁霜压纤梗。不闻永昼敲棋声,燕泥点点污棋枰。古时候的人惜别怜朋友,况小编今当手足情!

  【注释】

  笔者所居兮青埂之峰,作者所游兮鸿蒙太空。何人与自身逝兮吾什么人与从?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!

  宝玉方才吟罢,忽闻背后有人笑道:“你又发什么呆呢?”宝玉回头忙看是哪个人,原本是香菱。宝玉忙转身笑问道:“笔者的姊姊,你那会子跑到此地来做哪些?多数光阴也不步向逛逛。”香菱拍掌笑嘻嘻的说道:“作者何曾不要来。这几天你表弟回来了,这里比先时无拘无缚的了?才刚大家太太使人找你凤丫头姐去,竟未有找着,说往园子里来了。笔者听见那个话,小编就讨了这些差进来找她。遇见她的姑娘,说在稻香村呢。近期自己往稻香村去,何人知又遇见了你。作者还要问您:花大姑娘二妹这几日可好?怎么猝然把个晴雯妹妹也没了?到底是哪些病?贾迎春搬出去的好快!你瞧瞧,那地点一时间就空落落的了。”宝玉唯有一贯答应,又让他同到怡红院去吃茶。香菱道:“此刻竟无法,等找着琏二岳母,讲罢了正经话再来。”宝玉道:“什么正经话,这般忙?”香菱道:“为你二弟娶表姐的话,所以飞快。”宝玉道:“正是说的是那一家的好?只听到吵嚷了那5个月,今儿又说张家的好,明儿又要李家的,后又研讨王家的好。这个住户的闺女,他也不知造了何等罪,叫人家好端端的研讨。”

  (1)阳货:又叫阳虎,季氏的家臣。

  贾存周一面听着,一面赶去,转过一小坡,突然不见,贾存周已赶得心虚哮喘,惊愕不一。回过头来,见本身的小厮也任何时候赶到,贾存周问道:“你瞧瞧方才那些人么?”小厮道:“见到的。奴才为小叔追赶,故也赶到。后来只看到老爷,不见那四个人了。”贾存周还欲前走,只自见茫茫一片田野,并无壹个人。贾存周知是神奇,只得回到。

  香菱道:“前段时间定了,能够不用推抢旁人家了。”宝玉问道:“定了什么人家的?”香菱道:“因您小弟上次出门时,顺道到了个亲人家去。那门亲原是老亲,且又和大家是同在户部挂名行商,也是一级的大门户。后日谈起来时,你们两府都也领略的:合京城里,上至王侯,下至购销人,都称他家是‘金桂夏家’。”宝玉忙笑道:“怎么着又称之为‘丹桂夏家’?”香菱道:“本姓夏,特其余富足。其馀水浇地并非说,单有几十顷地种着桂花,凡那长安那城里城外金桂局,俱是他家的,连宫里一应布署盆景,亦是他家供奉。因而才有那一个混号。这几天曾祖父也没了,独有老曾外祖母带着三个亲生的幼女过活,也并未有哥儿弟兄。缺憾他竟一门尽绝了后。”宝玉忙道:“我们也别管他绝后不绝后,只是那姑娘可好?你们四伯怎么就中意了?”香菱笑道:“一则是天缘,二来是‘情侣眼里出西子’。当年时又通家来往,从襁緥都在意气风发处玩过。叙亲是姑舅哥哥和四姐,又没质疑。虽离了近几来,前儿意气风发到他家,夏外祖母又是没外甥的,一见了你小叔子出落的那样,又是哭,又是笑,竟比见了孙子的还胜。又令她哥哥和四姐相见。什么人知那姑娘出落的繁花似的了,在家里也读书写字,所以你妹夫那时候就全盘看准了。连当铺里老伙计们一堆人,遭扰了住户三五日。他们还留多住几天,好轻便苦辞,才放回家。你四哥大器晚成进门,就咕咕唧唧求我们太太去求婚。我们太罗萨里奥是见过的,又且门户特别,也依了。和这里姨太太凤哥儿姐批评了虚度人去一说,就成了。只是娶的生活太急,所以大家忙乱的很。小编也期盼早些过来,又添了四个做诗的人了。”宝玉冷笑道:“虽如此说,但只笔者倒替你顾忌虑后呢。”香菱道:“那是何等话?小编倒不懂了。”宝玉笑道:“那有如何不懂的?恐怕再有个体来,薛四哥就不肯疼你了。”香菱听了,不觉红了脸,正色道:“这是怎么说?素日大家都以厮抬厮敬,后天黑马谈起那个事来。怪不得人人都说你是个恩爱不得的人。”一面说,一面转身走了。

  (2)归孔仲尼豚:归,音kuì,赠送。豚,音tún,小猪。赠给孔圣人一头熟小猪。

  众亲人回船,见贾存周不在舱中,问了船夫,说是老爷上岸追赶两上和尚八个道士去了。群众也从雪地里寻踪迎去,远远见贾存周来了,迎上去接着,一齐回船。贾政坐下,喘息方定,将见宝玉的话说了一回。群众回禀,便要在这里地点找找。贾存周叹道:“你们不明白,那是自身亲眼目睹的,并非妖魔鬼怪。况听得歌声,大有神秘。宝玉生下时,衔了玉来,便也好奇,笔者早知是凶兆,为的是老太太心爱,所以抚养到今。就是那和尚道士,笔者也见了三次:头一回是那僧道来讲玉的裨益:第一遍,就是宝玉病重,他来了,将那玉持通了生机勃勃番,宝玉便好了;首次,送那玉来,坐在前厅,作者一下就吐弃了。作者心头便某个奇异,只道宝玉果真有幸福,高僧仙道来护佑他的。岂知宝玉是下凡历劫的,竟哄了老太太十二年!方今小编才掌握。”说起这里,掉下泪来。群众道:“贾宝玉果然是下凡的和尚,就不应该中贡士了。怎么中了才去?”贾存周道:“你们那里了然?大凡天上星宿,山中年古稀之年僧,洞里的灵巧,他自具生机勃勃种性子。你看宝玉何尝肯念书?他若略意气风发经心,无有不能的。他那风华正茂种性子,也是分裂另样。”说着又叹了几声。群众便拿兰哥得中.家道复兴的话解了风流罗曼蒂克番。贾存周依然写家书,便把那事写上,劝谕合家不必记挂了。写完全封锁好,即着亲朋老铁回来,贾存周随后重回。暂时不提。

  宝玉见她如此,便怅然如有所失,呆呆的站了半日,只得筋疲力竭,还入怡红院来。生机勃勃夜未有安睡,各样不宁。次日便懒进饮食,身体发热。也因近些日子抄检大观园、逐司棋、别迎春、悲晴雯等屈辱、惊惧、悲凄所致,兼以风寒外感,遂致成疾,一命呜呼。贾母听得那般,每一日亲来看视。王爱妻心中自悔,不合因晴雯过于逼责了她。心中虽那样,脸上却不外露,只吩咐众奶母等好生伏侍看守。二十二日几回带进医师来诊脉下药。7月过后,方才慢慢的大好。好生爱护过百日,方许动荤腥油面,方可出门走动。那百日内,院门前皆不准到,只在屋里玩笑。四三十天后,就把她拘的木星乱迸,这里忍耐的住?虽百般设法,无助贾母王老婆执意不从,也不能不罢了。由此,和些丫鬟们各处,大肆耍笑。又听得薛蟠这里摆酒唱戏,欢欣极度,已娶亲入门。闻得那夏家小姐十一分俊气,也略通文翰,宝玉恨不得就过去一见才好。再过些时,又闻得迎春出了阁。宝玉思及这时姐妹风花雪夜,从今生机勃勃别,纵得相逢,必不得似先前那等亲昵了。目前又不可能去一望,真令人凄惶不尽。少不得潜心忍耐,暂同这么些丫鬟们厮闹释闷,幸免贾政呵斥逼迫读书之难。那百日内,只不曾拆毁了怡红院,和这个幼女们行所无忌,凡世上所无之事,都娱乐出来,近年来且不消细说。

  (3)时其亡:等她出门的时候。

  且说薛小姨得了赦罪的信,便命薛蝌去随处借贷,并本身凑齐了赎罪银两。刑部准了,收兑了银子,风姿浪漫角文书,将薛蟠放出,他们老母和孙子姊妹弟兄会晤,不必细述,自然是悲喜交加了。薛蟠本身立誓说道:“借使再犯前病,必定犯杀犯剐!”薛姨娘见他如此,便握他的嘴,说:“只要本身拿定主意,必定还要妄口巴舌血淋淋的起这么恶誓么?只是香饭还得吃?据笔者的呼声,作者便算他是儿娘子了。你内心怎么着?”薛蟠点头愿意。宝丫头等也说:“很该如此。”倒把香菱急得脸胀通红,说是,伏侍小叔同样的,何须如此?”公众便称起“大胸奶”来,无人不服。

  且说香菱自那日抢白了宝玉之后,自为宝玉有意唐突,“自此倒要远避他些才好。”因而,以往连大观园也不轻松步向了。日日忙乱着薛蟠娶过亲,因为得了保护伞,本人身上分去义务,到底比那样宁静些;二则又知是个有才有貌的英才,自然是华贵和平的:由此,心里盼过门的小日子比薛蟠还急十倍啊。好轻便盼得六日娶过来,他便特别殷勤小心伏侍。

  (4)遇诸涂:涂,同“途”,道路。在路上遇到了她。

  薛蟠便要去处谢贾家。恭阿姨宝小妹也都苏醒。见了人们,互相聚首,又说了黄金年代番的话。正说着,无独有偶这日贾存周的妻儿老小回家,呈上书子,说:“老爷不日到了。”王爱妻叫贾兰将书子念给听。贾兰念到贾亲见宝玉的黄金年代段,群众听了,都痛哭起来,王妻子,宝姑娘.花珍珠等更甚。大家又将贾政书内叫家内不必难过,原是借胎的话演说了生机勃勃番:“与其作了官,倘或命局倒霉,犯了事,坏家败产,那个时候倒不佳了。宁可我们家出一人佛爷,倒是老爷太太的积德,所以才投到大家家来。不是说句不顾前后的话:当初东府里祖父,倒是修炼了十几年,也从未成了仙,那佛是更难成的。太太这么意气风发想,心里便开豁了。”王妻子哭着和薛大妈道:“宝玉抛了自家,小编还恨他呢。小编叹了是娘子的血流漂杵,才成了豆蔻梢头二年的亲,怎么她就硬着肠子,都撂下了走了吗?”薛四姨听了,也什么难熬。

  原本那夏家小姐今年方十捌虚岁,生得亦颇具人才,亦颇识得多少个字。若论心里的丘壑泾渭,颇步熙凤的后尘。只受损了生龙活虎件:从小时阿爹过逝的早,又无同胞兄弟,寡母独守此女,娇养溺爱,不啻至宝,凡孙女一坐一起,他母亲皆俯首贴耳,因而未免形成个盗跖的情性:本人尊若菩萨,旁人秽如粪土;外具花柳之姿,内秉风雷之性。在家里和侍女们使性赌气、轻骂重打地铁。今儿出了阁,自为要作当家的太婆,比不足做外孙女时腼腆温柔,须求拿出龙精虎猛来才钤压得住人。况兼见薛蟠气质刚硬,举止骄奢,若不趁热灶一气炮制,未来必不能够自竖旗帜矣。又见有香菱那等二个才貌俱全的爱妾在室,尤其添了“赵玄郎灭南唐”之意。因他家多丹桂,他别称就叫做丹桂。他在家时,不准人口中带出“金”“桂”二字来,凡有不留神误道一字者,他便定要苦打重罚才罢。他因想“丹桂”二字是不许不住的,须得另换一名,想金桂曾有广寒常娥之说,便将桂花改为“常娥花”,又寓本人身分。近年来薛蟠本是个怜新弃旧的人,且是有酒胆、无饭力的,这几天得了那三个太太,正在卓殊兴头上,不论什么事未免尽让他些。那夏桂花见是这么形景,便也试着一步紧似一步。一月内部,四名气概都还相平;至两月之后,便觉薛蟠的豪气渐次的低矮了下去。

  (5)迷其邦:听任国家迷乱。

  宝丫头哭得人事不省。全部匹夫都在外面。王内人便研究:“我为她担了一生的惊,刚刚儿的娶了亲,中了举人,又通晓娘子作了胎,作者才喜欢些,不想弄到这么结局!早知那样,就不应该娶亲,害了每户的闺女。”薛大姨道:那是温馨一定的。大家这么人家。还应该有何别的说话的吗?幸喜有了胎,将业生个外外甥,必定是有创立的,后来就有了结果了。你看大奶子奶,近来兰哥儿中了进士,二〇一五年成了贡士,可不是就做了官了么?他前方的苦也算吃尽的了,近年来的甜来,也是她为人的平价。我们姑娘的心肠儿四姐是知情的,并非苛刻轻佻的人,大嫂倒不用耽忧。”王内人被薛四姨生龙活虎番说道说得极有理,心想:“宝小姨子小时候就是廉静寡欲极爱素淡的,他因而才有这么些事。想人生在世,真有个定数的。望着宝堂姐虽是痛哭,他那得体样儿一点不走,却倒来劝自个儿,也觉解了多数。又想到花珍珠身上:“若说外人丫头呢,未有啥样难处的:大的配了出去,小的伏侍二祖母正是了。唯有花大姑娘可怎么处吧?”那个时候人多也不能说,且等深夜和薛四姨商讨。

  二十日,薛蟠酒后,不知要行何事,先和桂花商量。丹桂执意不从,薛蟠便忍不住,便发了几句话,赌气自行了。丹桂便哭得如醉人日常,茶汤不进,装起病来,请医疗治。医师又说:“气血相逆,当进宽胸顺气之剂。”薛阿姨恨得骂了薛蟠黄金时代顿,说:“方今娶了亲,日前抱外孙子了,依旧如此胡闹!人家凤凰似的,好轻易养了贰个丫头,比花朵儿还轻松,原看的您是个人物,才给您做娃他爹。你不说收了心,偷鸡摸狗,一门心境,和和气气的起居,依旧那样胡闹,喝了黄汤折磨人家。那会子花钱吃药白遭心。”一席话说的薛蟠后悔不及,反来安慰木樨。金桂见婆婆如此说,尤其得了意,更装出些张致来,不理薛蟠。薛蟠没了主心骨,唯有自软而已。好轻易十天半月之后,才渐渐的哄转过丹桂的心来。

  (6)亟:屡次。

  那日薛姨并未有回家,因恐宝姑娘痛哭,住在宝姑娘房中劝解。那宝姑娘却是极明理。费尽脑筋,宝玉就是风姿罗曼蒂克种奇怪的人,夙世前因,自有一定,原无可满腹牢骚。”更是将大道理的告诉她的母亲了。薛大姨心里反倒欣慰,便到王夫笔者这里,先把宝姑娘的话说了。王妻子点头叹道:“若说自身无德,吵该宛如此好儿媳了。”说着更又难熬起来。薛小姨倒又劝了一会子。因又是聊起袭人来,说:“我见花大姑娘前段时间瘦的了不足,他是全然想着宝哥儿。可是正配呢理应守的,屋里人守也是一些。唯有那花大姑娘,即使是算个屋里人,到底他和宝哥儿并未过路儿的,”王老婆道:“笔者才刚想着,正要等三嫂商讨同量。若说放她出来,只怕他不情愿,又要呼天抢地的;若要留着她也罢,又恐老爷不依:所以难处。”薛大姨道:“笔者看姨老爷是再不表叫守着的。再者,姨老爷并不知道花珍珠的事,想来但是是个闺女,那有留的理呢?只要三姐叫她亲属的人来,狠狠的一声令下她,叫他配一门正经亲事,再多多的陪送他些东西。那儿女心肠儿也好,年纪儿又轻,也不枉跟了小妹会子,也算大姐待她不薄了。花大姑娘这里,还得本人细细的劝他。就是叫他家的人来,也不用报告她,只等她家里果然说定了好人家儿。”王妻子听了,道:“那些意见分外。不然叫老爷冒冒失失的意气风发办,小编可不是又害了一位了么?”薛小姨听了,点头道:“可不是么?”又说了几句,便辞了王内人仍到薛宝钗房中去了。看到花大姑娘泪水印迹满面,薛四姨便劝解例如了一会。花大姑娘本来老实,不是口若悬河的人,薛姨姨说一句,他应一句,回来讲道:“笔者是做公仆的人,姨太太瞧得起自家,才和自家说这几个话。我是多不敢违拗太太的。”薛二姑听他的话,“好一个温顺的子女!”心里尤其喜爱。薛宝钗又将大义的话说了一次,我们各自相安。

  从此以后,便加意气风发倍小心,气慨不免又矮了四分之二下去。这金桂见老头子旗纛渐倒,岳母良善,也就稳步的持戈试马。先时可是压制薛蟠;后来倚娇作媚,将及薛姨娘;后将至薛宝钗。宝二姐久察其不轨之心,反复大刀阔斧,暗以言语弹压其志。木樨知其不可犯,便欲寻隙,苦得严格,倒一定要曲意俯就。31日,桂花无事,因和香菱闲聊,问香菱家乡父母。香菱皆答“忘记”,木樨便生气,说有意欺瞒了他。因问:“‘香菱’二字是什么人起的?”香菱便答道:“姑娘起的。”木樨冷笑道:“人人都说孙女通,只那多少个名字就短路。”香菱忙笑道:“姑奶奶若说孙女不通,外祖母没合姑娘讲究过。谈到来,他的学问,连我们姨老爷常时还夸的吧。”欲知香菱说出何话,且听下回降解。

  (7)与:在合营,等待的情趣。

  过了几日,贾政回家,公众迎接。贾政见贾珍已都回家,弟兄叔侄相见,我们历叙别来的气象。然后内眷们见了。不免想起宝玉来,又我们伤了一会心。贾存周喝住道:“这是一定的道理!最近若是我们在外把持家事,你们在内相助,断不可仍然为早先这么析散漫。别房的事,各有各家照望,也不用承总。大家本房的事,里头全归于你,都要按理而行,王老婆便将宝妹妹有孕的话也告诉了,今后孙女们都放出去。”贾存周听了,点头无可奈何。

  【译文】

  次日,贾存周进内请示大臣们,说是:“蒙恩多谢。但未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阕,应该怎么谢恩之处,望乞大大家求教。”众朝臣说是代奏请旨。于是圣恩浩荡,即命陛见。贾政进内谢了恩。国君又降了广大圣旨,又问起宝玉的事来,所以那样。若在朝中,能够进用;他既不敢受圣朝的爵号,便赏了二个“文妙真人”的道号。贾存周又叩头谢恩而出,回到家中,贾琏贾珍接着,贾存周将朝内的话述了叁遍,民众爱怜。贾珍便回说:“害国民政坛第,整理齐全,回明了要搬过去。栊翠阉圈在圆内,给三嫂妹养静。”贾存周并不说话,隔了几日,却吩咐了生机勃勃番仰天恩的话。

  阳货想见孔仲尼,孔圣人不见,他便赠送给孔圣人三头熟小猪,想要尼父去拜谒他。孔圣人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,往阳货家拜谢,却在半路上遇见了。阳货对孔夫子说 :“来,作者有话要跟你说。”(孔子走过去。)阳货说:“把团结的本领藏起来而任其自然国家迷乱,那能够叫做仁吗?”(孔仲尼回答)说:“不得以。”(阳货)说:“喜欢涉足政事而又一再遗失机遇,那足以说是智吗?”(万世师表回答)说:“无法。”(阳货)说:“时间风度翩翩每日谢世了,年岁是众口难调人的。”孔夫子说:“可以吗,笔者将在去做官了。”

  贾琏也趁便回说:“巧姐亲事,阿爸太太都甘愿给周家为媳。”贾存周明晚也知巧姐的内容,便说:“大老爷大太太作主正是了。莫说村居倒霉,只在住户清白,孩子肯念书,可以发展。朝里那个官,难道都以城里的人么?”贾琏答应了“是”,又说:“老爹有了年龄,并且又有痰症的根子,静养几年,诸事原仗第二金融大学公为主。”贾存周道:“谈到村居养静,甚合小编意,只是自己受恩深重,还未有酬报耳。”贾存周说完成学业进内,贾琏打发请了刘姥姥家,如何子孙昌盛。

  【原文】

  正说着,丫头回道:“花自芳的巾帼进来问好。”王老婆问几句话,花自芳的半边天将妻孥作媒,说的是城南蒋家的,未来的有房有地,又有公司。姑爷年纪略大多少岁,并不曾娶过的,而且人物儿长的的是优异的。王老婆听了愿意,说道:“你去应了,隔几日进来,再接您四姐罢。”王内人又命人打听,都算得好。王爱妻便报告了薛宝钗,仍请了薛小姑细细的告诉了花大姑娘。花珍珠伤感不已,又不敢违命的,心里想起宝玉这一年到他家去,回来讲的是死也不回去的话,“这段时间太太硬作主见,若说自家守着,又叫人说自家不羞怯:假若去了,实不是自己的心愿。”便哭得咽哽难鸣。又被薛小姨薛宝钗等苦劝,回过念头想道:“笔者豆蔻年华旦死在这里处,倒把太太的爱心弄坏了,笔者烦人在家里才是。”于是花大姑娘含悲叩辞了群众。那姐妹分手时,自然更是黄金年代番不忍说。

  17.2 子曰:“性周围也,习相远也。”

  花珍珠满怀必死的情思,上车重临,见了二哥三妹,也是哭泣,但只说不出来。那花自芳悉把蒋家的彩礼送给她看,又把温馨所办妆奁生机勃勃一指给他瞧,说:“这是太太赏的,那是买入的。”花珍珠此是时更难开口,住了两日,细想起来:“堂弟办事不错。假使死在表哥家里,岂不又害了大哥呢?”千思万想,左右难堪,真是生机勃勃缕柔肠,大致牵断,只得忍住。

  【译文】

  那日已经是迎娶吉期,花珍珠本不是那大器晚成种泼辣人,委委屈屈的上轿而去心里另想到这里再作打算,岂知过了门,见那蒋家办事,非常认真,全都按着正配的本分。生龙活虎进了门,丫头仆妇,都称“曾外祖母”。花珍珠那个时候欲要死在此地,又恐害了每户,辜负了黄金时代番好意。那夜原是哭着不肯俯就的,那姑爷却极柔情曲意的承顺。到了第二天开箱,那姑爷看到一条赫色汗巾,方知是宝玉的女儿。原本当初只知是贾母的侍儿,益想不到的是人。当时蒋玉函念着宝玉待他的旧情,倒感到满心惶愧,越发争执;又故意将宝玉所换那条松花绿的汗巾拿出去。花珍珠看了,方知那姓蒋的原来就是蒋玉函,始信姻缘前定。花珍珠才将隐秘表露。蒋玉函也深为叹息敬服,不敢勉强,并愈加温柔保护,弄得个花大姑娘真无死所了。看官传说,纵然事有前定,无助,但孽子孤臣,义夫节妇,那“不得已”多少个字亦不是后生可畏律推委得的,此花珍珠所以在“又副册”也,正是前人过那桃花庙的诗上说道:

  尼父说:“人的本性是看似的,由于习染不一样才相互有了差异。”

  千古艰难惟大器晚成死,难过岂独息老婆!

  【原文】

  不言花大姑娘今后又是后生可畏番世界。且说那贾雨村犯了婪索的案件,审明定罪,今遇大赦,递籍为民。雨村因叫亲朋亲密的朋友先行,自身带了三个小厮,黄金年代车行李,来到急流津觉迷渡口,只看到贰个道者,从这渡头草棚棚里出来,执手相迎。雨村认得是甄士隐,也赶紧打恭。士隐道:“贾老先生,安然无恙?”雨村道:“老仙长到底是甄老先生!何前次相逢,觌面不认?后知火焚草亭,鄙下深为惊惶。后日幸得相逢,益叹老仙翁道德高深。柰鄙人下愚不移,致有后天。”甄士隐道:“后边贰个老大人高官显爵,贫道怎敢相认?原因故交,敢憎片言,不意老大人相弃之深。可是富贵穷通,亦非一时,今日复得相逢,也是生机勃勃桩奇事,这里白可离庵不远,暂请膝谈,未知是不是?”雨村欣然领命。

  17.3 子曰:“唯上知与下愚不移。”

  两个人搀扶而行,小厮驱车随后,到了意气风发座茅阉。士隐让进,雨村坐下,小童献上来。雨村便请教仙长超尘从头到尾的经过。士隐笑道:“一念之间,世间顿易。老知识分子从繁华境中来,岂不知温柔富贵乡中有风度翩翩宝玉乎?”雨村道:“怎么不知。近闻纷繁传述,说她也削发为僧。下愚那时候也曾与他过往过数十三遍,再不恧此人竟犹如是之决绝。”士隐道:“非也。那后生可畏段奇缘,笔者先知之。昔年自己与知识分子在仁清巷旧宅门口叙话以前,我已会过她一面。”雨村惊叹道:“京城离贵乡甚远,何以能见?”士隐道:“神交久矣。”雨村道:“既然如此,于今宝玉的回退,仙长定能知之?”士隐道:“宝玉,即‘宝玉’也。那个时候荣宁查抄以前,钗黛抽离之日,此玉早命丧黄泉:风姿潇洒为避祸,二为撮合。今后夙缘一了,形质归黄金年代。又复稍示神灵,高魁贵子,方出示此玉乃天奇地灵训练之宝,卓越间可比。前经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携肠痈凡,近些日子尘缘已满,仍为此四人携归本处:就是宝玉的下落。雨村听了,虽无法一心知晓,却也十知四五,便点头叹道:“原来那样,不愚不知。便那宝玉既有那般的来历,又何须以情迷至此,复又豁悟如此?还要请教。”士隐笑道:“这件事说来,先生未必尽解。天晶幻境,正是真如乐园。两番阅册,原始要终之道,历历毕生,怎样不悟?仙草归真,焉有通灵复原之理呢?”

  【译文】

  雨村听着,却不知情,知是仙机,也不便更问。因又说道:“宝玉之事,既得闻命。但敝族闺秀知是有一点,何元妃以下,算来结局俱属平日呢?”士隐叹道:“老知识分子莫怪拙言!贵族之女,俱属从天孽海而来。大凡古今才女,那‘淫’字固不可犯,只那‘情’字也是沾染不得的。所以崔莺苏小,无非仙子尘心;宁玉相如,大是书生口孽。但凡情思缠绵,那后果就不可问了。”

  孔仲尼说:“独有上等的智囊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动不了的。”

  雨村听到这里,不觉拈须长叹。因又问道:“请教仙翁:那荣害两府,尚可如前否?”士隐道:“福善祸淫,古今定理。于今荣宁两府,善者修缘,恶者悔祸,以往兰桂齐芳,家道复初,也是理所必然的道理。雨村低了半太阳,忽然笑道:“是了,是了。今后他府中有叁个名兰的,已中乡榜,偏巧应着‘兰字’。适间老仙翁说‘兰桂齐芳’,又道‘宝玉高魁贵子’,莫非他有遗腹之子,能够加官晋爵的么?”士隐微笑道:“此系后事,未便预说。”

  【评析】

  雨村还要再问,士隐不答,便命人设具盘飧,邀雨村共食。食毕,雨村还要问本人的一生。士隐便道:“老知识分子草庵暂歇。小编还应该有生龙活虎段俗缘未了,正领后天完毕。”雨村惊叹道:“仙长纯修若此,不知尚有啥俗缘?”士隐道:“也不过是亲骨血私情罢了。“雨村听了,益发惊异:“请问仙长何出此言?”士隐道:“老知识分子有所不知:小女英莲,幼遭尘劫,老知识分子初之时,曾经决断。未来薛姓。产难完劫,遗一子于薛家,以承宗祧。当时正是尘缘脱尽之时,只可以接引接引。”士隐说着,拂袖而起,雨村心中没头没脑,就在这里钯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睡着了。

  “上智”是指高尚而有智慧的人;“下愚”指卑贱而又鲁钝的人,这两类人是后天所决定的,是不可能纠正的。这种思想假若用阶级剖判的方法去对待,则有其岐视甚至侮辱劳动大伙儿的后生可畏端,这是应有付与建议的。

  那士隐自去度脱了香菱,送到神农尺幻境,交那警幻仙子对册。刚过牌坊,见那大器晚成僧后生可畏道缥缈而来,士隐接着走廊:“大士、真人,恭喜恭喜!情缘达成,都交割清楚了么?”这僧道说:“情缘尚未全结,倒是那蠢物已经回来了。还得把她还给原所,将她的后事叙明,不枉他病逝二回。”士隐听了,便拱手而别。那僧道仍携了玉到青埂峰下,将“宝玉”安置在阴帝女娲补天的地方,各自云游而去。自从此:

  【原文】

  天外书传天外交事务,两番人作大器晚成番人。

  17.4 子之武城(1),闻弦歌(2)之声。夫子莞尔而笑,曰:“割鸡焉用牛刀?”子游对曰:“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:‘君子学道则相恋的人,小人学道则易使也。’”子曰:“二三子!偃之言是也。前言戏之耳。”

  那四日,思忖半晌又从青埂峰前经过,见那补天未用那后仍在那,上边字迹一仍其旧,又起来的细细看了二回。见后边偈文后又历叙了微微收缘结果的话头,便点头叹道:“作者以前见石兄这段奇文,原说能够闻世传说,所以已经抄录,但未见返本还原。,不知曾几何时,复有此段嘉话?方知石兄下凡一遍,磨出生活,修成圆觉,也可谓无复可惜了。大概年久月深,字迹模糊,反有舛错,不比自个儿再抄录风流倜傥番,寻个环球清闲无事的人,托她传播,知Dodge而不奇,俗而不俗,真而不真,假而不假,也许尘梦劳人,聊倩鸟呼归去,山灵好客,更从石油化学工业飞来:亦未可以预知。”想毕,便又抄了,仍袖至那繁华昌盛地点。遍寻了大器晚成番,不是置业之人,即系糊口谋衣之辈,那有闲情去和石冰饶舌?直寻到急流津觉迷渡口草庵中,睡着一位,困想他必是闲人,便要将那抄录的《石头记》给她看看。那知那人再叫不醒。思忖半晌复又着力拉他,才逐步的开眼坐起。便接来草草大器晚成看,依旧掷下道:“那事笔者已亲见尽知,你那抄录的尚无舛错。笔者只指与你一人,托她传去,便可总结这段特殊公案了。”思忖半晌忙问什么人,那人道:“你须待某年某月某时,到五个掉红轩中,有个曹雪芹先生。只说贾雨村言,托她如此如此。”说毕,还是睡下了。

  【注释】

  那思忖半晌紧紧记着此言,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,果然有个悼红轩,见这雪芹先生正在此翻阅历来的古代历史。思忖半晌便将贾雨村言了,方把这《石头记》示看。那雪芹先生笑道:“果然是‘贾雨村言了!’”思忖半晌便问:“先生为什么认得这个人,便肯替人传述?”那雪芹先生笑道:“说你‘空空’,原本肚里果真空空。既是‘假语村言’,但无一念之差以至背谬冲突之处,乐得与二三同志,洒馀饭饱,雨夕灯窗,同消寂寞,又不必大人君子品题传世。似你那样寻根底,正是刻舟求剑、胶柱瑟了。”那思忖半晌听了,仰天津高校笑,掷下抄本,飘不过去,一面走着,口中说道:“原本是敷衍茺唐!不但小编不知,抄进不知,并阅者也不知,然而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!”

  (1)武城:齐国的三个小城,这时子游是武城宰。

  后人见了那本神话,亦曾题过四句偈语,为作者缘起之言更进风度翩翩竿。云:

  (2)弦歌:弦,指琴瑟。以琴瑟伴奏歌唱。

  提及辛酸处,荒谬愈可悲。由来同后生可畏梦,休笑世人痴!

  【译文】

  孔仲尼到武城,听见弹琴唱歌的音响。孔仲尼微笑着说:“杀鸡何苦用宰牛的刀呢?”子游回答说:“早先自个儿听先生说过,‘君子学习了礼乐就能够相爱的人,小人学习了礼乐就轻巧支使。’”孔仲尼说:“同学们,言偃的话是对的。小编刚才说的话,只是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  【原文】

  17.5 公山弗扰(1)以费畔,召,子欲往。子路不悦,曰:“末之也已(2),何苦公山氏之之也(3)。”子曰:“夫召作者者,而岂徒(4)哉?如有用笔者者,吾其为西周乎(5)?”

  【注释】

  (1)公山弗扰:人名,又称公山不狃,字子洩,季氏的家臣。

  (2)末之也已:末,无。之,到、往。末之,无处去。已,止,算了。

  (3)之之也:第一个“之”字是助词,后八个“之”字是动词,去到的情趣。

本文由402com发布于永利402com官方网站,转载请注明出处:402com:季氏第十八,阳货篇第十九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